《齐鲁晚报》刊发《说解汉字一百五十讲》书评
发布日期:2022-04-11    文章来源:齐鲁晚报    分享到:

4月9日出版的《齐鲁晚报》,刊发了由总社编辑付玉肖撰写的书评文章《正解汉字,不去戏说》,向读者介绍并推荐了总社图书《说解汉字一百五十讲》。

1.jpg

全文如下:

正解汉字,不去戏说

付玉肖

  人类有了文字,就开启了文明的时代,历史得以记录,思想得以流传。世界四大文明古国都有自创的文字系统,但只有汉字使用至今。所以,陈寅恪先生说“一个字就是一部文化史”,汉字也被视为中华文化的基因和标志性符号之一。

  在复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当下,越来越多的读者对本身是一种工具的汉字的知识和文化产生了更多兴趣。日前,中国文字学会副会长李守奎教授及王永昌博士的《说解汉字一百五十讲》出版。其书以与人体相关的近700个汉字为对象,通过对具体字例的形体结构的分析和发展演变的考察,将汉字的来龙去脉、结构理据、字际关系、文化内涵浓缩在一篇篇千余字的短文中,晓畅简洁、通透通俗。黄德宽先生称之为“汉字阐释理论与方法的一次成功实践”,可供读者一观。

  汉字可说可解,任何人也都可说可解,赋予自己对汉字的理解,这是文化需求。但有些理解偏离了汉字的真相,而且“深入人心”,这就出现了问题。

  戏说汉字古已有之,许慎编纂《说文解字》的背景之一就是时人对文字的随意阐释,他在《序》中说:(时人)乃猥曰“马头人为长”“人持十为斗”“虫者,屈中也”……俗儒鄙夫,玩其所习,蔽所希闻,不见通学,未尝见字例之条,怪旧执而善野言,以其所知为祕妙,究洞圣人之微旨……其迷误不谕,岂不悖哉!

  有鉴于此,许慎对文字分类建首,解说凡九千三百五十三字,其体例、阐释影响深远。至宋代王安石著《字说》二十卷,仿许慎之例,却多穿凿附会之处。《鹤林玉露》载一则趣闻,云荆公有“波者,水之皮”之说,引为一时笑谈。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究其原因,大凡有三:一,从表层结构分析字理;二,过度地文化阐释;三,材料有限,强为解说。

  从表层结构分析字理。汉字是表意文字体系的典型代表,但并不意味着目前所有的汉字都是表意字,实际上,纯粹的表意字在今天的汉字系统中已经很少了,即使在商周时期,也存在着大量的形声字。若将所有的汉字都按表意拆解、分析,势必出现差错。前面说的“波者,水之皮”即是如此。再如“家”,从表层结构分析,上“宀”下“豕”,似乎是房子里有猪的意思,但房子里有猪怎么就是家的意思呢?解释不通。追溯至古文字,我们发现,所谓“豕”是“豭”的讹变,而“豭”则表音而已——“家”就是个形声字。

  许多字,现在看到的字形和字义之间相差很多,原因就是李守奎教授在《说解汉字一百五十讲》一书中多次提到表层结构与深层理据的矛盾、表层结构与深层理据的矛盾是文字学上的一个大问题,但通过具体的字例分析,一边讲理论、一边谈字例,无论是理论还是字例都一清二楚。我们了解汉字,需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对所有扞格不通的地方深究到底,方能对一个字的本来面目有所认识,而不只是停留在表面。

  过度地文化阐释。汉字承载着文化,自身的创制、使用、演变也是一种文化,汉字阐释的目的之一也是理清汉字与中华文化的关系。所以,谈汉字,不能不谈文化。但一旦过度,就会得出一些匪夷所思、不知所云的结论。

2.jpg

  《说解汉字一百五十讲》作者曾说:“文字阐释离不开合理的想象,但一要有根据,二要合情理。”如思想的“思”字,上面的“田”我们也不会认为是田地,据《说文》,这是“卤”形,许慎认为“卤”是人脑。于是结论出来了:心脑并用采用思想。似乎很有道理。然而,一方面,回到古文字字形中,作者发现,秦汉“脑”的写法中并没有“卤”;一方面,古人并不认识脑的作用,而是认为“心”才是思想的来源。加上其他证据,作者认为对这个字的分析止于许慎的“思,从心卤声”的形声字就可以了。

  作者指出:汉字的文化阐释“第一,有系统的理论。第二,有充分的证据。第三,论证合乎逻辑。很多汉字阐释,乍一看引经据典极有学问,仔细一推敲,全都靠不住。如果我们认为汉字文化阐释是学术的一部分,就不能任意作为”。

  材料有限,强为解说。从甲骨文走来,汉字至少经历了甲骨文、金文、战国文字、大篆、小篆、隶书、行书、楷书、草书等非线性的历史,字形变化多端,讹变、假借、加饰符等文字现象层出,依据中间某一个阶段的字形探讨其本义,往往失之偏颇。典型的如许慎对“为”字的解释,其释为“母猴也”,让人不知所云。这是由于许慎没有见到甲文骨、金文等更古老的材料,而从“为”的讹变字形推测本义。

  有些时候,有人见到的材料比许慎还少,还会出现否定许慎的现象。如“居”字,许慎释为“蹲”,并说“古者,居从古”。李守奎教授指出,“古”与“居”的读音古代都是见母鱼部,“古”表示读音确定无疑,说成“从尸、古声”简单明了。许慎为什么舍近求远认为这是个表意字?清代段玉裁看到的材料并不比许慎多,他就认为许慎错了。实际上,许慎肯定见到了“居”是表意字的证据,段玉裁根据材料做的进一步阐释也错了。

  释读古文字,熟悉《说文》是基础,并掌握足够多的材料。初学者或爱好者不必如此,但本书将合理的释读方法完整展现,通过排列、分析一个字的所有典型字形,讲清楚每一个字的来龙去脉,指出许慎或其他学者的准确认识和曾经出现过的错误,让读者一目了然,同时也避免走向误区。

编辑:李宣仪/审核:王笑一